工程總承包 — 書寫工程建設組織模式變革新篇章
發布時間:2021/10/16 閱讀次數:248

10784.6億元、20807億元、26046.1億元、33638.6億元:這是全國工程勘察設計統計公報公布的2016年~2019年我國工程總承包收入。

作為提升建筑業核心競爭力的戰略選擇,這組數字見證著我國工程建設組織模式的變革發展。

從傳統施工模式到工程總承包,體制機制不斷完善,扶持政策不斷充實豐富,我國工程建設組織模式的蛻變之路脈絡清晰、步履堅實,推動我國建筑業邁向高質量發展。

這是一條適應經濟社會法律制度變革、不斷提高效率提升建筑工程品質的必由之路。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建設項目管理體制大體經過4個發展階段:

第一階段是1949年至1953年,主要以建設單位自營方式為主,即建設單位自己組織設計、施工及采購設備材料等,自行組織工程項目建設。

第二階段是1953年至1965年,建立了以建設單位為主的三方制。甲方(建設單位)由政府主管部門負責組建,乙方(設計單位)和丙方(施工單位)分別由各自的主管部門進行管理。項目實施過程中的許多技術、經濟問題,都由政府部門直接協調和組織解決。

第三階段是1965年至1984年,建設項目的組織形式大都以工程指揮部為主。指揮部一般由相關政府部門、建設單位聯合組成,專門負責建設期間的設計、采購、施工管理,建成后移交生產部門。

第四階段是1984年以后,引進并學習國際通行的工程項目管理模式。除了實行工程承包制、招標投標制、合同制、法人負責制、工程監理制以外,探索、推行工程總承包是進入該階段的重要標志。

業內人士表示,從設計、采購、施工間的協作主要由業主協調,到三方組成聯合體,這是設計、采購、施工從被動主導到主動協作的轉變,是由淺入深的融合之變,是“弱關系”向“強關系”的轉變,也是“封閉”向“開放”的轉變。這種變化不僅提高了工作效率,更重要的是提升了工程建設質量。

這是一條探索建設工程市場化、現代化的創新之路。工程建設組織模式的持續變革,為建筑業取得歷史性成就提供了必要條件和重要保障,相關的制度供給和政策支持也逐步加強。

2003年,原建設部發布《關于培育發展工程總承包和工程項目管理企業的指導意見》,在明確工程總承包基本概念和主要方式的同時,制定了進一步推行工程總承包管理的措施。

2005年,《建設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規范》出臺,為規范我國建筑工程總承包、提升工程總承包管理水平、推進工程總承包管理與國際接軌起到了促進作用。

2016年,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印發《關于進一步推進工程總承包發展的若干意見》,提出將大力推進工程總承包、完善總承包管理制度、提升工程總承包能力和水平。

從“培育發展”到“進一步推進”,體現了國家大力推廣工程總承包的決心。

2019年12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聯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礎設施項目工程總承包管理辦法》,整合和統一了現有法律法規在該領域的零散規定,推動解決了工程總承包已有政策與實踐存在的諸多問題,又進行了一定程度的創新,在我國工程總承包模式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

2020年8月,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教育部、科技部、工業和信息化部、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人民銀行、市場監管總局、銀保監會九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快新型建筑工業化發展的若干意見》,明確要求大力推行工程總承包。

華藍集團股份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兼廣西華藍工程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趙成表示,從發布的政策可以看到,政府各部門特別是行業主管部門對工程總承包價值的認識越來越深入,推進的措施也越來越具體;放眼現在的建設市場,政府采用工程總承包發出來的項目越來越多,正成為推動工程總承包市場發展的主要力量。

他表示,在公司推行工程總承包業務之初,企業資質、項目審批、合同備案、規費繳納、證件辦理、竣工結算等相關問題都還在逐步完善。如今,隨著各項政策的推出,這些問題基本都得到了有效解決,促進企業持續健康發展。

2019年全國工程勘察設計統計公報顯示,2019年,工程總承包新簽合同額合計46071.3億元,與上年相比增加10.8%。其中,房屋建筑工程總承包新簽合同額19538.2億元、市政工程總承包新簽合同額6521.1億元。

事實證明,大力推進工程總承包模式快速發展,是必然的選擇,也是建筑業未來發展不可逆轉的趨勢。

這是一條推動“中國建造”走向世界舞臺的奮斗之路。工程總承包作為國際工程項目主流建設模式,已成為“一帶一路”項目的主角。從印尼爪哇島上的雅萬鐵路,到克羅地亞南部的佩列沙茨跨海大橋;從烏干達的卡魯馬水電站項目,到秘魯安第斯山深處的奧永至安博公路項目……放眼全球,“一帶一路”合作成果遍地開花,帶來的民生福祉實實在在,贏得了國際社會廣泛認同。

據統計,2020年,我國企業承攬的境外基礎設施類工程項目5500多個,累計新簽合同額超過2000億美元,占當年合同總額的80%。其中,一般建筑、水利建設類項目新簽合同額增長較快,同比分別增長37.9%和17.9%。

中國對外承包工程商會會長房秋晨認為,隨著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推進,中國對外承包工程行業的發展模式不斷轉型升級,從最早中國企業只能給別人做分包,發展到做工程總承包(EPC)、“工程總承包+融資”(EPC+F),再到以投資為引領的工程總承包模式(EPC+I),中國承包商承攬的國際基礎設施項目在規模、技術、附加值等方面快速提升。

中國企業的競爭力也越來越強。在2020年《工程新聞紀錄(ENR)》評出的全球250強大型國際承包商中,有74家中國企業上榜。在全球250強承包商做的國際基礎設施項目中,中國企業的項目占25.4%,也就是說,每4個國際基礎設施項目中就有1個中國企業的身影。中國企業在海外的資產規模越來越大,全球資源配置能力也越來越強,已經成為全球基礎設施建設的生力軍。

來源:中國建設報建筑半月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